徐文坚:走在影像领域的前沿浪尖
2014-12-29 11:13 / 深度报道 / 人浏览

    徐文坚,青医附院放射科主任,德国留学归国博士后,硕士研究生导师。在事业上,有许多人是因爱而选择,而徐文坚恰恰相反,最初走上医学影像学专业,纯属“意外”,成为一名影像专业的医生后,他却深深地爱上了他所从事的专业。他一直致力于追求“止于至善”的境界,因此从来没有在学业上停止过探索和学习。他是一个勤奋的攀登者,朝着学术顶峰的方向不懈追求,每隔三年实现一次跨跃,终于在年近不惑的时候,微笑着站在影像专业领域的高峰。

  自喻“郭靖”,获全国二十多位顶级专家“真传”

  有人曾问他,成功的秘决是否也是“99%的努力+1%的智慧”?谦逊的徐博士并没有谈及自己的付出,他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于“运气好”:自从走上医学影像学专业这条道路后,在国内他有幸得到了众多一流专家的指导,在国外他得到了世界一流专家的教诲。也许与喜欢看金庸武侠小说有关,徐博士笑着自喻为金庸笔下的“郭靖”,因为他得到了全国不下二十位医学影像界知名专家的“真传”。

  徐博士出生于山东平度,常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历史文化底蕴丰厚、民风淳朴的故乡水土,培育出了他宽厚、谦虚、执着的性格。也许正是由于这种性格,才会使“好运”对他的频频垂青。1983年河北医科大学第五临床学院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留校当了一名骨科医生,但由于对酒精过敏,不适于从事这个经常接触酒精的临床工作,其时正逢他所在的学校开设医学影像学专业。系主任看好了这个好学、上进的年轻人,多次动员他到影像系从事教学工作。无奈之下,徐博士有点“不大情愿”地走上三尺讲台。当时全国开设影像学专业的大学寥寥无几,几乎没有成熟的教学经验可以借鉴。为了让学生们得到最好的教育,系主任与年轻的他在连续三年的时间里,反复邀请全国各地二十多名放射界知名专家来校讲课,如吴恩惠、刘玉清、曹来宾、夏宝枢、张铁梁、李铁一、李景学、陈星荣教授等等,可谓“大腕”云集,每位教授均有自己独特的专长,徐文坚几乎一个不落地与他们进行了“零距离”接触。

  这些教授们来授课时,短则三五天,长则达十几天,徐文坚时任助教,但他完全将自己当成一个学生,认真聆听,笔记记了厚厚的一摞(日后无论走到哪里,都随身携带,就像带着“武林秘笈”),如此反复三年,无形之中为日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课后,徐文坚还要协助照顾这些专家们的饮食起居,厚道且好学的他深得专家们喜爱,因此与专家们交流颇多,在汲取知识的同时,学到了课本、课堂上一些难以企及的知识和经验,也耳濡目染了这些可敬的师长们的为人处事,学到了他们的思维方式、科研方法。

  与“三”结缘,漫漫求学至“不惑”

  担任助教的几年间,他无时无刻不被这些专家们的敬业精神所感染,因此也有了在影像学专业领域更深一步探索的强烈渴望。他本人是骨科专业出身,对骨关节病的影像诊断有着特别的偏爱,于是在1989年考取了当时在骨关节病影像诊断方面的权威人物———青岛医学院曹来宾教授的研究生。从此,徐博士的人生就和“三”字结下了不解之缘。

  三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他留在青医附院放射科工作。他说,大学毕业后以为自己知道了不少知识,可是读研后知识面宽了,才忽然发现还有那么多东西不了解。工作后虽然常见的问题已处理得游刃有余,但人类疾病在不断地变化,不断面临的新问题仍然在困扰着他。于是考博的想法不可遏制地产生了,他打算考天津医科大学吴恩惠教授的博士生。

  众所周知,吴恩惠教授是中国现今当之无愧的影像学泰斗,北美放射学会( R SNA)成立至今,其荣誉会员在全球也不过三十余位,吴教授以其对医学影像学的卓越贡献,成为亚洲地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放射学专家,在国内影像学界,水平与地位无人能出其右。在青医附院工作三年之后,经历了吴教授严格的筛选程序,徐文坚获得了报考吴恩惠教授博士研究生的资格,但这时距最后的考试只有二十余天。因为平时工作量大,他没有充足的时间认真、系统复习,成功与否只能寄希望于不多的时间做最后冲刺。但成绩是令人振奋的,徐文坚是考生中的第一名!尤其他的基础课为历届博士考生中的最高分!

  经过吴教授三年的精心培育,博士毕业后他又回到青医附院工作,可以说,现有的学历水平已足够他在岗位上施展才华了。但是,对知识的强烈渴望并没有使他就此止步,他时刻牢记着导师“止于至善”的师训,尽管他也明白达到“至善”是多么的不容易,但与国际一流专家进行学术交流,了解他们的工作方法、科研思路,成了徐文坚的下一步奋斗目标。三年后,他如愿赴德国,做博士后研究,那年他39岁,年近不惑。

  德国求学,三次通过导师考试

  徐文坚的德国求学之路充满了传奇色彩。

  到德国留学之前,他早听到业内人士谈起德国 R uhr大学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副院长 L ange教授(前德国放射学会秘书长),是一位资深且苛责的学究型教授。师从国际权威专家,徐博士还曾当成是一个梦。他在网上查到了 L ange教授的有关资料,巧的是看到 L ange教授的一项课题与自己博士毕业时的课题内容有相同之处,于是便以学术探讨的口气发了第一封 e-mail,没过几日便收到回复。随后交流越来越多, L ange教授越来越喜欢这个有想法的中国青年,在徐文坚提出到德国做博士后研究时,这位六十几岁的德国教授竟爽快答应了,并主动包揽了出国的一切费用。

  徐文坚知道,在傲慢的日耳曼人面前,没有真才实学根本无法立足;但他同时很清醒自己的优势,中国人多、疾病种类也多,他的临床经验可能更丰富些。到 R uhr大学报道的第一个月,有一次他在查资料时, L ange教授拿着一张 M R片微笑着走到他身边“徐教授,有没有兴趣看一看这张片子?”徐文坚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但教授并没有表现出赞同的意思,两人的诊断结论显然不大一致。两天后的早会上, L ange教授当着众多德国同行的面肯定了徐博士的判断:“术中探察结果与徐教授的诊断一致!”。随后的两个月,又发生了两次大致相同的情况。三个月后,每逢出差或休假, L ange教授都会对科里的年轻医生们交待:“有问题请教徐教授。”在德其间,还应 L ange教授之邀,与他成功合著《泌尿系统影像诊断学》专著,已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

  博士后课题一般需要一至三年完成,徐博士的课题在一年零二个月的时候提前完成。当他打点行囊准备回国的时候, L ange教授带领科内课题组同事击掌放歌“朋友再见……”,为他们优秀的中国朋友送行。

  励志科研勤耕不辍

  医学影像学是一门涉及多学科、多种成像技术和诊断知识的专业,对从业人员除要求具备纵深的专业知识外,还需要广博的知识面,即所谓的“ T”形人才。否则,不足以应付大型综合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的医、教、研工作需求。漫长的国内外求学之路,使徐文坚真正成为了具备“ T”型知识构架的一员。放射科中的 M R、 CT、造影检查、普通平片等,对他而言已无难事;神经、骨骼、呼吸、消化及循环等系统疾病的诊断也得心应手,尤其擅长于神经和骨关节系统疾病的 M R、 CT诊断及 M R新技术的研究和开发。

  从参加工作至今,徐博士除参加医疗和教学工作外,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均用在了科学研究上,已发表科研论文、综述等三十余篇,主编专业著作3部,副主编2部,参编著作8部,其中包括参编卫生部高等医药院校规划教材《医学影像学》,成为最年轻的教材编委之一,也填补了青医附院在这方面的空白。参加会议文章、讲座二十余篇,文摘、译文等十余篇。已获省级科研奖励2项,青岛大学科研奖励1项。在研青岛市科委课题3项,年内已申报省部级课题2项。研究项目主要集中于“颅底硬膜外间隙影像断层解剖及 C T、MRI临床应用研究”、“骨髓恶性浸润性疾病 M R研究”、“智能对比增强 M R血管造影”、“肿瘤 M R弥散与灌注研究”等方面。徐文坚所带的5名研究生,有3名已毕业,今年又招收2名,均进行 M R的相关研究。

  他的工作成绩也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博士毕业后先后被聘为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中青年学术带头人、院青年学术委员、中国医学高等教育学会医学影像学分会理事、中华医学会山东省放射学会委员、中华医学会青岛放射学分会委员、山东中西医结合影像学分会常务委员、山东医学影像学研究会理事、国际磁共振学会会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影像学杂志编委、中华放射学杂志特邀审稿专家等职务。

  未来的路还很长

  按徐博士自己的话说,他已“二出三进”青医附院,读取博士、博士后时他离开青医附院,可是硕士、博士毕业以及博士后学成归国时三次选择了青医附院。其间也曾面对有些大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的邀请,徐博士说,选择青医附院是因为他对这里有着特别的感情,他的事业从这里起步,他喜欢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及科室团结、和谐的气氛,喜欢青岛的碧海蓝天,更为重要的是院领导给他搭建了一个能够发挥他所学的舞台,这对一个学者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今年四十岁的徐博士,用半生的时间进行知识积累,他知道科研的路还很长,需要做的事还很多。每天回到家里,他的客厅兼书房的灯和计算机就会一直闪烁到深夜,那一窗的明亮,一定就是映照他探求科学之路的航灯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